1. <div id="kje5m"></div>
      1. <em id="kje5m"></em>
      2. 新人笑舊人哭,拼多多暴漲直追京東,妖股暴風閃崩末路將近

        北斗瞳 · 2019-01-26 16:28:45 ·深度

        成立僅3年的電商平臺拼多多,自去年赴美IPO后,股價一路飆升,美國投資人看好拼多多這種拼團模式在中國市場的增長潛力,與其他幾家去年上市的國內互聯網公司開盤即破發不同,拼多多一直保持著穩定的增長曲線,即

        成立僅3年的電商平臺拼多多,自去年赴美IPO后,股價一路飆升,美國投資人看好拼多多這種拼團模式在中國市場的增長潛力,與其他幾家去年上市的國內互聯網公司開盤即破發不同,拼多多一直保持著穩定的增長曲線,即使前兩天遭遇優惠券事件,也并未對其股價造成任何影響。

        新人笑舊人哭,拼多多暴漲直追京東,妖股暴風閃崩末路將近

        躋身國內電商平臺前三之后,更是在昨日與排名第二的京東展開市值大比拼,上市之初兩家市值相差逾200億美元,如今最接近時相差不到2億美元,若不是京東昨日股價大漲,市值差距拉大到15億美元,拼多多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成為繼阿里巴巴淘寶之后國內第二大電商平臺。

        難怪京東近日以來重新調整組織架構,精簡團隊,召回元老徐雷掌舵京東商城,穩定軍心,更是在京東商城年會、2019達沃斯論壇等重要場合為京東站臺,彼時這些重要場合都是劉強東親自出馬,但是自“性侵風波”后便鮮少露面的劉強東,此時面對公司紛繁復雜的局面,或許還沒收拾好心情面對。

        新人笑舊人哭,拼多多暴漲直追京東,妖股暴風閃崩末路將近

        幾家歡喜幾家愁,這邊拼多多扶搖直上,平步青云,而那邊素有“小樂視”之稱的暴風集團,日前卻因涉及與19名員工約69.04萬元的勞務糾紛,被北京法院列入系列案件被執行人名單,成為上市3年來最艱難的時刻,本周五,暴風股價跌停,收盤價8.01元,很難想象,僅僅3年時間,在A股市場被傳為“妖股”的暴風,會因幾十萬的員工工資而深陷泥沼。

        時間回到暴風上市的2015年3月24日,這家依靠做個人播放器起家的科技公司,放棄購買版權,退出與一眾視頻網站的競爭之后,意外搭上AI的風口成功上市A股創業板,開盤價9.43元的價格還算正常,但是隨后的37個交易日,暴風股票以35個漲停板暴漲3367.76%,創造了A股神話,截至2015年5月21日,暴風股價等各在327.01元的高位。

        正如比特幣價格從100元漲至10萬元的經歷相似,投資者和股民們莫敢相信一家當時除了暴風影音并沒什么核心產品支撐的AI公司,能創造如此不可思議的股價,因此,“妖股”、“神股”的名頭紛紛砸向暴風集團CEO馮鑫的懷中,雖然自己也不太敢相信,但是面對記者采訪時馮鑫表示,即使不太喜歡大家管暴風叫妖股,但是除了這個詞似乎也沒有更合適的形容。

        只是幸福來得太快,也容易讓人沖昏頭腦。

        與賈躍亭同是山西老鄉的馮鑫,在做公司上也與前者頗為相似,暴風之所以被業界成為“小樂視”便可見一斑。

        新人笑舊人哭,拼多多暴漲直追京東,妖股暴風閃崩末路將近

        眾所周知,賈躍亭在掌舵樂視期間,一套“生態化反”的理論套路了不少人,視頻網站、手機、電視、體育、娛樂,乃至后來的汽車,新概念一個接一個,而且每一個都是抱著顛覆行業的目標大舉殺入,可因為攤子鋪得太大,資金跟不上,導致生態夢碎,遠走美國,留下樂視這個爛攤子難以收場。

        暴風與樂視的路數如出一轍。早期暴風影音市場占有率高達70%,但馮鑫卻錯誤判斷行業趨勢,放棄購買視頻版權,退出與優酷、愛奇藝等競爭,隨著潮流擁抱AI,擁抱VR。恰好趕上AI概念一時興起,資本熱錢涌入,暴風順勢騰飛。馮鑫也一改往日謹小慎微的脾性,搞起了所謂的“暴風生態聯邦”,TV、VR、體育、直播、金融等十數個領域,只要是能沾上邊的,馮鑫都以參股或控股的形式予以嘗試。

        可以說除了手機和汽車,樂視做的暴風都試過,一些樂視沒做過的暴風也去試了試。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馮鑫在向榜樣學習這點上,兢兢業業,一絲不茍。

        但是與會計出身的賈躍亭把資本玩弄于股掌之間,先后忽悠了地產大佬孫宏斌和許家印接樂視和汽車的盤,動輒啟用數十億乃至上百億的資金不同,馮鑫以及暴風的融資能力也一直為外界所詬病。馮鑫自己曾向媒體坦言,自己融資能力不強,而且也一直沒有一個強力的CFO協助馮鑫打理公司的融資事物。

        馮鑫曾復盤自己作為一個創業者對于資本的態度,他坦言,剛創業時心態覺得融別人錢要還的,覺得怎么會要這么多錢,不需要,而且花那么多錢去買版權,不是我們能設想的,這一點現在看是錯的。

        另外與賈躍亭不同的一點是,馮鑫面對每況愈下的暴風并沒有攜款跑路,隨著股票解禁之后,大量股東、高管套現離場,比較有代表性的公司董事、副總經理韋嬋媛,2007年進入暴風,持股比例一度僅次于馮鑫,但是自2016年從暴風離職后,多次減持,如今已經從前十大股東中消失,預計套現1個億左右。

        而持股比例達21.34%的馮鑫持有暴風7032.24萬股股票,其中有6705.11萬股處于質押狀態,327.13萬股被司法凍結。登頂時暴風市值一度達到400億元,如今僅剩26.39億元,跌幅超過90%。如今因員工勞務糾紛而鬧到法院,不禁讓人唏噓。

        無論是成立三年,飛速擴張,對行業老二的位置虎視眈眈的拼多多,還是昔日妖股,如今因官司纏身股價閃崩的暴風集團,對于互聯網來說,其實并沒有太大不同。奇跡每天在上演,英雄末路的故事也往復不斷。

        新人笑,舊人哭,創業從來都是殘酷。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自媒體,不代表科技訊的觀點和立場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精彩推薦
        11选5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