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kje5m"></div>
      1. <em id="kje5m"></em>
      2. 共享經濟遭遇死走逃亡傷 這個冬天還有多長?

        北斗瞳 · 2018-12-19 15:57:34 ·深度

        2018是不平凡的一年,尤其對于近兩年在國內波瀾壯闊的共享經濟,也在這股寒流當中沒能堅挺過去,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共享汽車,火爆之時,似乎沒有什么不能共享的,可當風口退去,資本抽離,死走逃

        2018是不平凡的一年,尤其對于近兩年在國內波瀾壯闊的共享經濟,也在這股寒流當中沒能堅挺過去,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共享汽車,火爆之時,似乎沒有什么不能共享的,可當風口退去,資本抽離,死走逃亡傷已成為整個共享經濟的主基調。

        共享經濟遭遇死走逃亡傷 這個冬天還有多長?

        12月17日晚ofo總部前來退款的用戶在排隊等候(富宇 攝)

        12月17日,北京互聯網金融中心門口的隊伍在嚴寒當中越排越長,據說這些人都是趕著來ofo總部退還押金的用戶。而在小黃車的APP上,退款申請人數已經超過1000萬人次,按ofo兩檔押金當中的低檔99元計算,待退押金至少有10億元。ofo創始人戴威曾在去年表示,ofo用戶已超過2億,所以排隊退款的人數或許還將上升。有網友調侃,這可能是這輩子排過最長的隊了。

        作為共享單車領域的雙雄之一,ofo相較于其他競爭對手已經算是堅持時間比較長的了。過去幾年,市場上數十個共享單車品牌爭奇斗艷,各大城市當中,共享單車像蝗蟲一樣鋪天蓋地,據統計,去年9月光北京市就被投入了235萬輛共享單車,而據專家計算,北京共享單車需求量不過43萬量。嚴重過量的供給,不僅給北京道路交通持續增壓,各種共享單車墳場也成了企業競爭過后留下的獨特風景。

        持續的資本投入,卻沒有任何盈利模式支撐,單靠燒錢的共享單車市場自2017年中旬急轉直下,隨著悟空單車和3Vbike接連曝出因大量丟車而停運,共享單車市場開啟了綿延不斷的倒閉潮。時至今日,兩大巨頭中的摩拜已經賣給了美團,始終強硬保持獨立的ofo,現在正被1000萬用戶團團圍住要求退款。

        共享經濟遭遇死走逃亡傷 這個冬天還有多長?

        共享單車墳場(新華網記者熊琦 攝 圖片來源:新華網)

        ofo和摩拜曾一度占據中國共享單車市場近95%的市場份額,如今這兩家的敗退似乎已經預示著共享單車的整體敗局。中國交通運輸部副部長劉小明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目前國內77家共享單車企業,截至今年2月,已有20余家倒閉或停運。時間又已過去了十個月,可想而知這一數字的變化趨勢。

        除了一地雞毛的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的日子也不好過。

        與共享單車相比,共享汽車的成本更大,押金也更多,同時對于運營企業而言,風險也是成倍增加的。2016年上線的EZZY共享汽車,在北京一口氣投入500輛寶馬i3而名聲大振,不過沒過多久,寶馬換成了價格更低的奧迪A3,隨著融來的幾千萬投資被燒光,資方不再繼續投入,2017年10月EZZY宣布解散。彼時,EZZY的CEO付強還倔強地表示:“我們失敗了,并不能說明共享汽車的失敗。”

        今年8月,北京巴歌出行共享汽車被曝出用戶押金難退,今年10月,被曝客服電話無人接聽,拖欠員工幾個月工資,運營基本停滯,到12月初,APP無法登錄,公司失聯,工商部門將其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多名用戶已聯名報警,基本已經可以認定巴歌出行已然涼了。

        共享經濟遭遇死走逃亡傷 這個冬天還有多長?

        共享汽車(圖片來源:網絡)

        另一家共享汽車途歌,近來也遭遇用戶退押金難的問題,官方回應稱會按流程“20+7個工作日”后退款,不過對此一些用戶似乎并不買賬,紛紛到途歌公司當面討要押金,停車場相關人員和途歌地勤人員也都因欠款未還,前往途歌公司進行聲討,場面一度混亂。

        2018年的這個冬天,已然成為整個共享經濟生死存亡的凜冬,能不能熬到春天到來,現在都還充滿未知。

        對于共享經濟,業內分析人士表示,實質上很多企業在還沒鬧明白什么是共享的時候,就隨著資本的鼓動起舞了。到最后落得個竹籃打水,倒讓投資人賺得個盆滿缽滿。

        所謂共享,實際上應該是用戶已有的物品,紛紛拿出來與其他用戶共同使用,可以象征性的付給對方一定費用甚至免費,“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而現在包括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在內的所謂共享經濟,產品由企業提供,企業收取押金和使用費用,這是明顯的出租性質,與共享完全不搭界。共享的初衷本是讓社會閑置資源再利用,讓既有資源流動起來,實現二次價值,如今這種過度投入新資源,造成供給過剩,顯然與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馳,淪為企業擴大市場占有率,資本攫取利潤的戰場,受傷的不光是企業自身,更是數以億計押金難退的用戶,以及被大量占用的社會資源。

        希望嚴冬的寒冷,能讓大家都更加清醒,更加冷靜,同時也有時間能再次審視思考,到底共享經濟應該是個什么樣子,參與其中的企業,又將扮演怎樣的角色?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自媒體,不代表科技訊的觀點和立場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精彩推薦
        11选5吉林